當前位置: 航運信息 > 船舶修造 > 正文

國船國造!韓國船東船廠“相生合作”共度時艱

發布日期: 2020-06-28 來源: 國際船舶網

在新冠肺炎疫情給航運及造船業帶來巨大沖擊之際,韓國政府正在不斷為國內相關產業“輸血”,為航運及造船企業的“相生發展”創造條件。與此同時,韓國海運業和造船業“互幫互助”,“相生價值”(意指共同經歷發展、共同克服困難)依然散發著光芒。韓國海運公司認為,比起立即降低投資成本,與本國造船企業長期的“相生合作”更為重要,因此決定今后將更多地在國內訂造新船。

迎合政府政策導向,HMM 20艘超大型箱船全部在韓國國內訂造

4月29日,韓國目前最大的海運公司HMM(前現代商船)從大宇造船接收了24000TEU級集裝箱船首制船“HMM Algeciras”號,5月22日又接收了第二艘24000TEU級超大型集裝箱船“HMM Copenhagen”號,由此拉開了韓國20艘超大型集裝箱船交付的序幕。

據悉,為了配合韓國政府2018年出臺的“海運重建五年計劃”,HMM在大宇造船和三星重工訂造了總計12艘24000TEU級超大型集裝箱船,其中大宇造船建造7艘、三星重工建造5艘;另外,還在現代重工集團訂造了8艘14000TEU級超大型集裝箱船。按照計劃,HMM將在今、明兩年內完成這20艘超大型集裝箱船的接收。這批集裝箱船交付運營后,以船舶載重量計算,HMM將成為全球第八大航運公司,其運力將從目前的45萬TEU擴大到約90萬TEU,幾乎翻了一番。HMM還計劃通過追加訂造新船以及租船,到2022年將運力擴大到約110萬TEU的水平。

HMM期待通過這些超大型集裝箱船的交付運營大大強化競爭力。據介紹,超大型集裝箱船在提高運輸能力的同時,還能通過規模經濟提高費用競爭力并達到最佳燃油效率,從而提高運輸的綜合成本競爭力。HMM社長裴在勛表示:“通過確保超大型集裝箱船的建造和與THE Alliance的合作為起點,HMM將與全球航運公司堂堂正正地展開競爭,引領韓國海運產業的重建!

通過這一重大舉措,韓國已經形成了具有代表性的海運業與造船業“相生”的模式。

此前,韓國造船企業的主要客戶都是海外海運公司。韓國造船企業的建造技術雖然出眾,但與中國相比,價格競爭力較弱。通常,中國造船企業建造船舶的價格比韓國低10%左右。

與韓國海運公司不同的是,中國和日本的海運公司一直都主要面向本國造船企業訂造新船。因此,作為韓國本土海運公司的HMM在本國造船企業訂購20艘超大型集裝箱船具有重大意義。因為這是韓國國內單一海運公司史上規模最大的一份新造船訂單。特別是對于因經濟不景氣而急需確保工作量的韓國三大造船企業來說,這也是“甘霖般的消息”。

重視中長期戰略伙伴關系,韓國中型海運公司更多在本國下單

韓國海運公司中的中型企業也站在海運業與造船業“相生”的前列。據法國海運咨詢機構Alphaliner透露,高麗海運公司和長今商船公司已在現代尾浦造船各訂造了5艘2500TEU級亞巴拿馬型集裝箱船和3艘1809TEU級支線集裝箱船。東津商船公司和泛洲海運公司在大鮮造船各訂造了1艘1011TEU級支線集裝箱船。

韓國另一家中型海運公司南星海運一直只在韓國國內造船企業訂造新船,最近20年間共訂造了14艘。從建造廠家來看,分別是目前已停業的新亞造船2艘,以及大鮮造船7艘、現代尾浦造船5艘。南星海運還計劃近期在大鮮造船訂造兩艘1100TEU級支線集裝箱船。

南星海運的姊妹公司東英海運公司也只在韓國國內尋找造船廠下單。與南星海運一樣,東英海運2000年以后訂造的7艘新船中,大鮮造船和現代尾浦造船各建造了5艘和2艘。

韓國海運公司之所以甘愿承受比中國更高的船價而在本國訂造新船,是因為他們認為保持與國內造船企業的中長期伙伴關系非常重要。韓國海運公司的一位相關人士說明:“在國內訂造新船是因為更加重視中長期戰略伙伴關系!薄半m然也有符合政府政策層面的考量,但更進一步來說,也是為了加強船舶設計、建造企業與海運公司之間的相互合作!

韓國海運業與造船業的“相生”對相關產業也產生了積極的影響。 最近,“HMM Algeciras”號集裝箱船新加入了韓國船東互保協會(KP&I)!昂_\重建5年計劃”不僅對造船業,還對海運相關產業也產生了溢出效應。

韓國業界也有意見稱,為了行業間的持續“相生”,需要政府更多的關注和支持。他補充說:“政府持續的關心和援助不僅能夠重建海運業和造船業,而且可以重建許多相關配套產業,這一點尤為重要!薄坝绕涫切鹿诜窝滓咔橹,為了應對全球供應鏈的變化、貿易保護主義的抬頭、失業率的增加等,更需要民間和政府共同努力!

總統“站臺”+財務支持,韓國政府扶持航運及造船業不遺余力

在“HMM Algeciras”號的命名儀式上,韓國總統文在寅、副總理洪南基、海洋水產部長官文成赫、金融委員會委員長殷成洙、韓國產業銀行會長李東杰、韓國海洋振興公社社長黃浩善、HMM社長裴在勛等一眾韓國政府及經濟界大咖出席,文在寅的夫人金正淑還受邀出任該船教母,為韓國航運業和造船業“站臺”。

文在寅在儀式上發表賀詞表示:“今天,‘HMM Algeciras’號的命名儀式,向世界發射了韓國海運業重建的信號彈。由于世界各國大封鎖措施導致的全球貨物需求急劇減少,預計韓國海運和經濟將面臨巨大困難。有了全球最大集裝箱船的助力,將重振韓國海運產業的地位!

韓國政府對航運業和造船業的支持態度,由此可見一斑。事實上,在新冠肺炎疫情給航運業帶來巨大沖擊之際,韓國政府正在不斷為國內航運企業“輸血”。4月23日,韓國海洋水產部宣布設立一個扶持本國航運業的價值1.25萬億韓元(約合10億美元)基金,以幫助現金短缺的韓國航運企業以及造船企業渡過疫情危機。其中,HMM將獲得4700億韓元(約合3.82億美元),用于償還到期的債務。同時,HMM還向其最大股東韓國產業銀行(KDB)和韓國海洋商業公司 (KOBC) 發行了7200億韓元(約合5.923億美元)的可轉換債券,募集的資金中,4000億韓元(約合3.29億美元)用于訂購新集裝箱,3200億韓元(約合2.631億美元)將用作營運資金,用于支付燃料和租船費。

在扶持造船業方面,韓國進出口銀行5月26日決定對因新冠肺炎疫情而陷入困境的韓國造船業提供的支援金將從之前的3.8萬億韓元(約合30.78億美元)擴大到5.2萬億韓元(約合42.12億美元),增加1.4萬億韓元(約合11.34億美元)。韓國進出口銀行還計劃與韓國造船企業合作,將供應給造船企業的“相生合作貸款”規模從1.6萬億韓元(約合12.96億美元)擴大到1.9萬億韓元(約合15.39億美元),以優先用于中小船用配套企業交貨的結算資金。此外,作為克服新冠肺炎疫情金融支援計劃的一環,韓國進出口銀行從今年2月開始對中小船用配套企業同時提供了延長現有貸款期限和提供新運營資金等支援。5月29日,韓國產業銀行又與海內外金融機構合作與現代重工簽訂了4800億韓元(約合3.89億美元)規模的“綠色信貸(Green Loan)”合同,韓國產業銀行高層表示:“在新造船市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不確定性進一步加大的情況下,此舉將為停滯不前的韓國造船業注入新的活力!保ㄍ醭 )

編輯:寧波航運交易所(Ningbo Shipping Exchange,www.4225578.live








体彩安徽十一选五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直选 福建36选7开奖11058 上海股指期货配资 好运彩票是合法的吗 22选5开奖中奖规则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走 内蒙古十一选五任五一定牛 辽宁体彩11选5任选一 云南十一选五下期预测 pk10四码二期必中方法